普通话对保定话语法的破坏

原文:http://club.kdnet.net/dispbbs.asp?boardid=2&id=9649755

一、普通话可以简单的这样认为,它就是:

1、先把北京话(排除哩语)用汉字记下来。2、然后再字正腔圆的用北京标准音逐字念出来。

读者可能要说了:先记下来,再念出来,那不还是北京话吗?不是了!不光不是了,还把汉语语法破坏了,怎么回事儿呢?

二、取消了变音

原来,在土话的口语当中,无论保定话的单字、还是北京话的单字除了标准音(本音)外,还存在大量的变音(含变调)。现在把土话记下来,再按标准音读出来,变音全没了。

所以,不论哪里的方言,只要一用汉字记下来,再用当地标准音念出来,就不再是原来的土话了。因为大部分地区的方言,都有变音现象。

表面看,这个程序只是造成口音不同,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其实不是,研究保定话表明,变音不是随便儿变的,全都是语法、词法的要求。而普通话只读标准音,取消变音,它能不破坏汉语语法吗?

三、变音的语法、词法作用

1、语法作用:主要体现在代词的变音上,代词变音的目的是确切语义(避免混淆)、指明所代。

(1)、变音是格变手段。例如保定土话:你说他那是干什么呢?句中“他”变音读“塔”,这变音能明确听出问话者问的是“他那是干什么呢?”,否则不变音,“你说他”可以理解成“你批评他”,把整句误解成“你批评他那是干什么呢?”

那么,“他”变音读“塔”怎么就能明确语义了呢?原来,“他”念“塔”时只能做主语。这样,按语言习惯,例句中“你”做主语,“说”做谓语,第三个字“他”还是主语,就无法和前面的话联系了,从而使得以“他”为主语的一句话做了宾语。这就表示说,在口语实践中,如果单靠语序,有时无法确切语义,需要有格来限定一个词到底充当了什么语法成分。 土话通过变音实现了这个限定。

这样按保定土话,例句语法结构是:主语、谓语、宾语。其中“他那是干什么呢”整句做宾语。而按普通话,主语“你”,谓语“说”,宾语“他”,补语“那是干什么呢”,破坏了原土话的语法结构。

用变音区分人称代词的格不是保定话所独有,是都有,只是变音不同,保定话“他”的宾格念“ta1”,但韵母是闭音,不能拖长,故半拍,京话一样,只是腔调略有差别;保定 “他”的所有格“他地”读(ta3adi),北京话是(ta1ade)。虽发音不同,但规则完全一样。

用一句典型土话看北京话变音与保定的差别。

保定话:你再说他(ta1,闭音)他(塔)就不来了。

北京话:你再说他(ta1,闭音)他就不来了。北京话“他”的主格是北京标准音。

(2)变音指明所代。例如保定土话:你们要都不去那我也不去了。句中代词“那”用普通话,不知道代指了什么,但在保定话中,“那”变音读(ha4)。变音读“哈”时,表示代指的是前面所说的或听者已知在先的。也明确句中“那”在句中充当主语。

保定土话:你说那美国搀和钓鱼岛的事儿它是什么意思安?句中“那”变音读“奈”,表示先用“那”代一下,后面紧跟着还要说“那”指的是什么,是“美国搀和钓鱼岛的事儿”这个短句,所以句中“那”代替“美国搀和钓鱼岛的事儿”做宾语。这个例句,普通话甚至嫌“那”多余,也嫌“它”(读塔)多余,都舍了,变成“你说美国搀和钓鱼岛的事儿是什么意思呢?”,语法混乱了,而土话“那”、“它”两字做节点严格限定了语法关系。

这种变音指明所代,也不是保定话所独有的。另,因为“那”的变音指代具有不同语义,所以“那儿”出现两个意思,分别是“哈儿”“奈儿”;“那个”也两个意思,一个是“嗨个”一个“奈个”。都不是“好玩的地方词汇”,而是重要语法现象。

2、词法作用:主要是词性变了变音,单字组合成双字、三字、四字等词时变音、多义词变音。变音的总规则是:通过变音改变节拍,使得一听,就知道那几个字是一个词,不会出现词、字混淆。规则主要体现在口语的固有词汇上,书面语、近现代事物、概念,也受到固有词汇变音规则的影响,但没有完全采用。

a、词性变化。例句:“你再说他(ta1,闭音)他(塔)就不来了。”句中“说”是批评的意思,及物动词,韵母复读,复读发闭音,从而成了一拍半,以区别说话的“说”,保定念成shuo1uo,其中复读是闭音,半拍,北京话也念成shuo1uo,但腔调不同。

b、单字组成词。

个别双字词:口语“鸡蛋”一词韵母都发闭音,两字一拍,以避免和口语“鸡、蛋”混淆。 口语“知道(应记做知到)”韵母都发闭音,两字一拍。以避免和“知某某道的知道”混淆。

但大部分双字词前一个字发本音,后一个韵母变闭音,一拍半。如买卖,读(mai3mai),以和口语买、卖区分,新双字词有的使用这种变音规则。

三字词都是中间一字的韵母复读闭音,前后本音,如“物理学”,发音(wu4li2ixue2),三拍半。

四字词介绍起来复杂,比如有两个双字词合成的,有的不是。本来这文也是把几年来偶尔的零星想法总成一下,不打算细琢磨,留着大家想吧。比如 “稀里哗啦”,最后的“啦”拖音半拍,不是韵母复读闭音加半拍。

多义词,为了确切,变音。如“吓唬”有恐吓、批评两个意思,前一个意思(xia4ahu)后一个意思(xia1ahu)

四、韵母复读现象和普通话破坏的其他语法结构

1、韵母复读。例句:我哦,我刚接了个电话啊,说咱们儿子这次考得不错喔,数学考了100哎,语文考了99讴。

以上句尾的“语气”词有什么特点?全是上一个字的韵母。 这就是汉语的韵母复读现象,复读发闭音。

韵母复读除了上面讲的在语法、词法上使用,还有别的有语法意义的用法。

a、表示一句话后面还有说明。比如上面例句“我刚接了个电话”,可以是两句话。语中“电话”的话韵母不复读,就是陈述一下接电话这件事;韵母复读了,就是要告诉你接着要谈电话内容,是不一样的,虽然字面一点差别没有。

b、清晰儿化词的词义。比如“个儿”,身高的意思,但保定话这个儿化词韵母复读,变成“个尔”,原因是单说“个儿”,不借助语境或其他补充,不知所云;另外“个儿”还有对手的意思。

这意义很大的,例如老师说:“你们俩同桌儿”,怎么和普通说“你们俩同桌儿”区分?这两句话在保定绝对不会混淆。

前一句“同”是谓语,桌儿宾语。后一句保定话说成“同桌尔”,是个词,很明确的宾语,儿化韵母复读了。

2、普通话为了高雅,取消了“动词助词”。保定话“咧、过、啁、喽”四个字充当动词助词,对应普通话“了、过、着、喽”四字。但没见到汉语有助词动词一说,因为它觉得又是喽又是啁土啦吧叽的,不喜欢用,忽略了。

保定话这四个字明显起帮助说明动词状态的作用,不能当语气助词看待。

如下午5点我给一哥们打电话说:“过来下盘棋不安?”朋友说:“吃喽啁”,于是我知道朋友大约晚上8点到,也就是“吃喽啁”中的喽、啁并非土的掉渣的语气助词,要不然单凭一个有意义的“吃”字我怎么听出时间意义的?但分析,这也不是时态后缀,而是动词助词,帮助说明动作的状态。有意思的是,虽不是时态,但类似将来完成进行时。

举一例说明是助动词:董事会开会,总经理汇报某项策划。完了董事长问与会的:那(哈)们啁行不安?句中没一个动词,但是因为“那们”代指的是刚才策划的一系列行动,加上啁,就是“哈们啁”,就有了“按刚才说的那样进行”的意思了。没动词,加上“啁”这无实际意义的词产生动感,且是正在进行的动感,因此是动词助词。

Advertisements

作者: Domdionysius

罗马天主教徒,教名雅各·比约,奉行传统主义,追随圣庇护十世司铎会。幽燕独立运动发起者之一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